当前位置:牛人网游戏 > 新闻 > 游戏新闻 >

从CDO到CEO,李青和他的祖龙娱乐

文章作者:创世奇迹 - 发布时间:2015-11-12 18:09 -  阅读:
收藏到:
内容提要:18年,并不算长,但放在国内游戏圈里,却几乎是整个历史,而陪着行业一路走下来的人和团队并不多李青和祖龙当属其中之一。 不得不说,自1997年祖龙做《自由与荣耀》为人认知,到2005年的《完美世界》异军突起,再到

 18年,并不算长,但放在国内游戏圈里,却几乎是整个历史,而陪着行业一路走下来的人和团队并不多——李青和祖龙当属其中之一。

不得不说,自1997年祖龙做《自由与荣耀》为人认知,到2005年的《完美世界》异军突起,再到2007年完美世界在纳斯达克上市,再到今天离开完美出任祖龙娱乐CEO。18年共担风雨的职业生涯,令完美在李青身上烙下了深刻的烙印,也让李青对完美产生了浓厚的感情。如今,李青带着一群优秀的游戏人,开始了新的征程。

“是金子总是要发光的”,仿佛为了印证这一句经常用作鼓励的话一般,《六龙争霸》在不久前打入AppStore畅销榜前四,在长期占据榜单前十的大厂中崭露头角。也许,我们还看不到祖龙及其后续产品的未来,但至少见证了李青在采访中所言,市场上缺乏优质内容,而祖龙多年积累的能力和经验,足以在有缺口的时候拿出足够好的产品。

未标题-6.jpg

祖龙CEO李青

祖龙独立的三把火

这18年里,担任完美CDO一职的李青从未远离游戏,但在他成立祖龙娱乐的那一刻,他已经不仅只是对产品负责,更要担起兄弟们的前途,以及整个公司的未来。

“桌面上要处理的文件,多了很多财务报表。”新的职责和环境,也许对于李青来说,还没有完全适应,但在和他的对话中,可以感受到他的想法、理念和决心。

祖龙是个有情怀的团队,但情怀是情怀,真要独立面对市场,只有情怀是不够的。而且在体制内久了,也会遇到一些问题。这一点李青很明白,所以确定独立伊始,他干了三件事——为了确保祖龙活力和健康的三件事。

其一,重组公司架构。祖龙刚刚独立于市场,要的是迅猛、果敢。所以李青果断精简组织架构,一切以执行力和效率为核心。于是李青从下往上调整为普通员工、资深员工、组长、项目负责人、部门负责人、CEO六个层级,中间多余的一律砍掉,让流程更短更透明。

其二,员工自由组合。祖龙从1997年到2015年一共18年,老人与新鲜血液并存,如何能合理组织人力开发游戏,在老带新的同时如何保证创新?李青做的举措就是把公司按照四个项目组重新划分,由上到下让员工自由搭配。项目负责人挑组长,组长挑资深员工,这个过程中员工也在挑项目。互相挑完还有一部分人没组织,这部分给个选择可以去做独立的新项目,如果这条路还走不通那就只能末位淘汰。

其三,让员工感受到自己付出后的回报。李青表示,在祖龙拿到的项目奖金做了明显提升,让员工跟团队跟项目绑得更紧密。在一个公司内部,项目有强有弱,但是具体到人,可能有想法、能力强的人并不能在自己的项目里完全发挥出价值,看着别的项目组有肉吃,时间久了难免出问题,不如把命运交到他们自己手上,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李青的三不原则

祖龙独立,为的是情怀。李青这么做,为的是能够给底下的员工创造一个能单纯地制作游戏的环境,但让底下人单纯的代价是自己的改变。按李青自己的话说,从CDO转变到CEO这个角色,虽说有多年的产品和市场经验积累,但仍要不断学习,学习如何在新的岗位上让祖龙和祖龙的员工活的滋润。

但学也不是什么都学,多年游戏圈的经验和观察,追求短期利益的例子看了太多,有成的有败的。但不论成败他觉得祖龙都不能走这条路,祖龙的方向就是精品游戏,做有厚重深度的产品。结合这三点,他给祖龙定了一个三不原则。

第一是不轻易融资。李青说,祖龙不做短线换皮的买卖,这伤自己,也伤祖龙。现在的祖龙不差钱,几个产品在盈利,后续大作也将陆续登场。在李青的规划中,祖龙也不急于拓展业务到其他领域,若是有一天祖龙拿了融资,一定是在资本方有足够的资源让祖龙能更好地做好产品,做好运营的时候。

第二不能没有操守。李青的目标是做合格的中国游戏人,所谓合格的中国游戏人就是不做山寨换皮。为了这个,李青把业务线直接分成了两块,一块是祖龙基因所擅长的MMORPG。主打3D国战的《六龙争霸》不久前刚上线,一举杀进AppStore畅销榜前四,台湾地区也取得拿下榜首的好成绩。国战类游戏在移动端研发周期长,技术门槛高,放在一般的公司是不大敢碰的项目。李青顶着压力带着祖龙做了一年,最后被腾讯看上并独家代理,在腾讯微信、手Q上线,成绩不俗。另一块业务线是尝试创新,有好的点子、创意欢迎提出来,在会上讨论,确实觉得可行,祖龙给你团队、给你资金让你试,到了一个阶段接受测试,成就继续,不行就停。祖龙独立一年,这条业务线一共试了五个产品,统统被叫停。但李青还是希望这条业务线未来能够继续保留,目的是为了真正找出一些创新的游戏类型来。

第三条,是不会轻易开展游戏之外的业务。在李青眼里,祖龙仍是一个研发加运营基因为主的公司。虽然影游联动的概念现在挺火,李青也不知道有一天祖龙会不会去拍电影,但是至少截止至当前这事不会干。至于说IP储备的事,他倒并不排斥,市场大环境趋势如此,尝试一下未尝不可。但有一点:“祖龙是做游戏,不是卖IP,甭管怎么着,都不能被IP绑架了”。

未来

雷军说:看五年,想三年,做好当下一两年。对于现在的祖龙来说,独立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六龙争霸》已经上线接入腾讯微信、手Q、应用宝,公司也开始逐渐产生利润并走上稳步发展的轨道。那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三年乃至是五年过后的事。

在李青的设想中,未来如其所言,不想太多,只专注于产品,利用经验与技术的优势为祖龙建立自己的王国。李青说,自己并没有考虑那么远。对于祖龙来说,当下的一两年肯定是以手游和端游为主,这是当前市场的大方向。而到了三年的时候,应该会有一个非移动的全新平台上线,这个时候,他希望的是能够在这个平台上做出具有祖龙水准的产品出来;至于到了五年的时候,他希望公司的游戏制作人,一人一个成功产品,一人带出一个成功的接班人。“做游戏这行对人的精力,心智消耗太大了。一个人一辈子也就能做出两三款真正能成名的游戏。”

在最后谈论到未来的风口这个话题时,李青显得并不太关注。在他眼里,祖龙这个团队是一个慢工出细活,专注于产品的团队,即使不是第一个站到风口上去的,但当风刮起来的时候,凭借多年的积累与底蕴,绝对是那个能钻到风口里的团队。从这个角度来说,祖龙不关心风口,只关注产品。

Q:就我对游戏圈的观察,像您这样在行业里这么多年也功成名就的,无外乎两种情况,一种是含饴弄孙,开始养老了;一种是含饴弄权,往更高位走了。能出来继续做游戏的还真是少数。

李青:不能叫功成名就吧,也就是一直在游戏圈里混。我们一开始做游戏的起点跟别人不大一样。一开始就是在学校里,几个真地对游戏有爱的同学自己搞。当时真是抱着情怀做3D单机的,就是想证明一下中国人能做出好游戏。当时做游戏是真挣不到钱,真正看到游戏其实能挣钱还能挣大钱,就是从网游那时开始。我们算是也吃到了网游的红利。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大的体系里去纯粹地做游戏的可能性,或者说自由地调整方向的可能性在慢慢变小。加上移动行业爆发,这个问题就比较明显。再加上很多新鲜血液进来后,也想体验自己做一款成功游戏的感觉,所以才最终走出来。

好多人都在说,你要出来的话,首先得是一个成功的商人。我现在也没觉得我能做到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但我对自己有个要求,至少要做一个合格的中国游戏人。这比做个游戏人要求还高一点。

中国的游戏行业,现在是追求短期效益更多一些。但祖龙有长时间的游戏制作经验,相互之间配合默契,可以一起来做这么一件事。其实根上是想做一些起码能拿出手的游戏来,有一种给游戏打上祖龙出品的情怀在。

是不是叫出来创业?我其实没有想那么多,就是想纯纯粹粹地实现做游戏的想法。

Q:身份和环境改变之后,您觉得在这个过程当中,对自己来说,有什么变化?
李青:原来我比较纯粹地干了十几年研发,项目、人员、计划做起来都很轻松。出来自己干,最大的改变就是,我一半时间不是在做游戏,而是被我不那么喜欢的事占用了挺多时间。但是我也在调整,也是在不断地丰富我自己吧。
Q:从CDO到CEO,您办公桌上文件多出来哪些过去不曾出现的工作要处理?
李青:最多的是我每个月目前要看损益表,要看现金表,要看融资报告的评估。我们原来是不管市场预算的,现在还多了一个市场预算投放的表。
Q:我想,您对于自己本身的定位也发生了变化。
李青:除了自己有想做好游戏这个想法外,还有很大的程度是因为这个团队在。我对这个团队本身的能力的信任和认可,让我更想让祖龙能得到长期稳定的发展。虽然自己在产品上投入的精力少了,但是这几个人我就是完全不管,也应该能把产品做得很好。我愿意让大家能安心地把自己想做的事做好,把自己能力发挥得特别好。我来把乱七八糟的事帮着大家磨好,把大家的生活照顾好,把大家的收益弄好。所以,在这个前提下,有些事,以前一些没接触过的,甚至不大喜欢的事,就必须要去学习、去接触了。但我本身还是关注产品的,只要有时间我就进去开个会提提意见。
Q:那么祖龙呢?您认为祖龙独立后的改变有哪些?
李青:首先是品牌。

关于祖龙品牌,要从起源说起,有一句话是“祖龙,人之先也”,我们在1997年选择“祖龙”这个名字时,就从这句古话而来。“祖龙”有三个涵义,从“起源”、“传承”和“精品”三方面解读。“起源”象征着中国游戏的起源——祖龙是中国最早的游戏工作室,至今已有十七年的历史,我们是中国最早做游戏的一批人;“传承”这词是我非常喜欢的,中国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传承是繁荣昌盛的根基,同时传承也是祖龙娱乐一直坚持的理念之一,传承中国文化、传承对新事物的态度、传承中国人对游戏制作的态度、传承游戏制作的经验和追求;“精品”是我个人和祖龙一直在坚持的精神理念,龙是神圣、祥瑞的象征,是至高无上的权威象征,这是“祖龙”的一方面解释,对祖龙娱乐来说,坚持做精品是我们的精神追求和产品制作理念,过去的产品都是精品,未来也是,“精品”将是祖龙恒久的坚持。

在之前,祖龙只是个游戏工作室。现在作为一个独立的公司运作,我们是要把祖龙娱乐这个品牌加强,做到所有游戏人和玩家觉得它是一个认认真真做游戏的公司。我希望把这个品牌属性一直延续下去。

其次,做一个公司它是要赚钱的,大家赚到钱才能让公司持续稳定的发展。所以整个公司的发展方向,甚至今后的资本操作这些都要去思考。比如目前碰到的一些融资的可能,也是需要考虑的,以前这种情况是不会有的。

再次,公司的结构进行了调整,比集团的结构更扁平化,更利于高效沟通和执行。我算过,从我到底层员工现在也就有5、6层这样。

Q:在大公司体制下,考虑到企业整体的发展和利益,有些想法是会受到限制的。在祖龙您有哪些想法是过去难以实现但现在可以去做的?
李青:还是要先做擅长的事,我们做MMO是专长,并且我们认为移动上还有空白,比如我们现在微信上测试的《六龙争霸》现在成绩就不错。相对来说,能做国战MMO的厂商也不多,这对各方面的积累和技术的要求比较高。后面还有几个我们擅长的3DMMO不同类型的游戏,能在市场上找到一些空间的那种。

同时有一些小朋友们在创意上的点子。在大公司体制下,一些新鲜有创意的点子是行不通的,或是需要很长的周期才有机会去尝试。但在祖龙,其实几经连续做了五、六个,这也是我们在新方向上的探索。我希望在这个祖龙的体系下,能有这么一条线一直探索,去做好玩的游戏。

Q:但是另一方面,大企业也能提供给员工足够好的待遇和福利。对于您来说,只有理想和情怀肯定还是不足以让祖龙健康持续发展的。
李青:其实大公司体制在利益分配上并不如我们一样灵活。

对于完美集团出来的员工,基本上都是待遇和福利平移过来。然后,无论是谁,在祖龙,我会告诉他们,你就安心做游戏,你的钱都在你做的游戏里。我会让员工在做好游戏的基础上,感受到更高的收益,这个收益一定是比在体制下要高的。比如《六龙争霸》这个项目,我们有40多个同学已经在深圳工作了两个多月,其中有不少老婆孩子在北京两地分隔的,但他们愿意为了这个游戏去忍受这种分离。除了这是他们想做的游戏外,他们也知道游戏做成了可以获得什么,这值得他们去拼。

Q:我简单总结下,您为了调动团队的积极性,一是结构调整得更扁平化;二是让员工的收益和项目挂得更紧更深。是否还有其他的?
李青:还有就是目前项目团队在一定意义上是自由组合的,就是相互认同的人在做同一件事。

拿我们目前几大制作人来说,认同他们的人也是不太一样的,跟着他们进组的也是不一样的,特别是策划,包括部分美术和程序其实都挺认谁带他们的,由他们自己来组合成团队来做一件事,生产力更强。如果你问有没有硬捏在一块的情况?有,就是那个项目缺什么人,我必须得让什么人帮忙,可能硬捏进去一些人,但是主要的人员都是他们自己攒到一起的人。

Q:说到人,祖龙现在四百人的规模,对于一个独立时间不久的团队来说挺大的,这一个月,光人力成本至少上千万。您现在看着祖龙账面上的钱,有什么样的感觉?
李青:目前祖龙的人力成本有一千多万,一直在贡献收入的《神魔大陆》收入表现一直还好、尤其是国外的收入让我们很满意。《六龙争霸3D》现在的表现很不错,从上线后一直持续保持排行榜前五名的成绩,我很自豪地说,祖龙目前已经是一家盈利的公司了。从祖龙娱乐正式成立到现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公司的奔跑速度和盈利能力是让我觉得很自豪的事,祖龙未来的产品线也有很多布局,如金庸正版授权的《东方不败》在11月10号在渠道首测,希望喜欢这类武侠手游的用户去玩一玩、多给我们提些意见。
Q:您今天离开了完美集团体制内,那么祖龙未来一个两个产品成功之后,您如何避免它出现大公司体制的问题?
李青:这跟人的性格相关。我除了游戏,喜欢的东西不多,多元化的可能性没有那么大。加上祖龙核心的这批人,除了游戏应该也不会做别的了。
Q:在游戏圈的历史里,有一个成长的问题一直存在。祖龙这批核心的成员,在产品成功之后,他们是不是要去转型做管理?
李青:这其实是我从完美出来,另外一个诉求。现在祖龙里一直想做游戏的人,不管从成就感也好,还是从收益也好,一定不应该比转型做管理的人差,或者应该比本身做管理的人更好,这是我追求的。
Q:你希望他永远在这。
李青:他如果真地还有做游戏的激情,我一定支持他做下去呀!帮他去找到那个阶段想干和适合他干的事,也许是管理,也许是别的。但是我相信我们现在的研发人员很多人真的到干不动游戏的时候,可能也不太适合做管理,那其实是找到他有兴趣的地方,不要做这种时间长的大型项目了,去实现他自己的理念。
Q:我记得您刚才说,现在多的要处理的事情里有一件是融资评估,现在祖龙有这方面的诉求?
李青:自己发展的钱还是够用的,但是如果资本进入后能对我们不管是用户渠道还是各种资源上有一些帮助,我还是有兴趣的。我现在并不考虑钱上的问题。并且,我一定不会拿太短期的钱,他要求我两到三年就得干嘛的,我们还是想长时间地做游戏,不要给自己套太紧的箍比较好。
Q:这么说,您心里其实是有几条不能逾越的线。
李青:不碰游戏业务以外的事,这也是个底线。还有就是尽量还做到一个游戏人的操守吧,不要去生抄。做游戏是要有一些情怀的,做游戏的目的,其实是要做一个好游戏,然后才是赚钱,一定要有这个先后顺序。
Q:做3DMMO是祖龙所擅长的,但是这个品类可能在未来会发生改变,它会是什么?未来在祖龙的业务构成上,会有什么改变?
李青:跟端游一样,我觉得至少MMO这个品类在任何一个平台上,它都应该有几个长盛产品。从祖龙来讲,MMO一定是主要行进方向。祖龙的研发线、运营线、海外线正在逐渐健全丰满,这是近期的发展规划。在移动、PC保持住局面的情况下,未来不管是电视游戏,还是VR,如果发现了一个用户足够多的市场苗头,我们就会走进去。
Q:那您对于现在市场上的3DMMO游戏是怎么看的?祖龙做好这件事,机会在哪儿?
李青:我们的机会来自于我们的自信。3DMMO的,不管是哪个平台上的,我们都是第一线的优质内容提供商。只要市场在,我们一定能找到我们的份额,这就足够养活自己了。也是基于这种信心才带着大家来做这件事。
Q:祖龙有纯粹的游戏开发基因,但独立后要自己面对市场,对您对祖龙来说,是否还需要适应?
李青:如果把祖龙定义成一个研发工作室,这些事情它是没做过的,但完美是肯定做过很多遍的。祖龙现在有很多行业内发行经验丰富的人,这并不是祖龙的短板。从我这个角度来说,以前做端游的时候,每个产品的市场计划、方案我都要过,要拍板,他们需要全程向我汇报市场的节奏和进展以及成果。学习新知识是必要的,但这多年的积累也足够让我和祖龙去面对市场。
Q:您对祖龙的整个的发展规划是什么样的?林校经常跟我们说,想三年看五年,做好眼前一两年,这话放到祖龙身上会是什么样的?
李青:我刚才说我们是游戏人,就一定是要聚焦在做游戏内容上,也要跟上市场的发展变化。现在移动游戏市场发展比较好,所以我们短期内的精力基本都投在移动项目上。另外,我们毕竟是有多年历史积累的大团队,所以端游也不会轻易放弃。端游代表了一个团队对于大型项目的制作能力,代表了先进的游戏制作技术的积累。至于长期规划,我们在等下一个平台的机遇,也许是电视,也许是VR上的一个爆发,现在我们要做好技术积累。

能看到的这一两年,还是移动加端游,端游会稍微弱一些,也许一年之中我们只开一个项目,其他力量圈都搁在移动上。三年之后,应该会有非移动的平台出现了,我希望能在那个平台出现的时候,再做出体现我们水平的游戏内容来。五年之后,希望能够让公司平台化,也希望祖龙的领域内大牛们能够带出团队和接班人吧。

Q:那用一句话来形容你心目中未来的祖龙是什么样的?
李青:专注于游戏研发和运营,争取打造一个在中国乃至全球,大家都认为是在踏踏实实用心做好游戏,有用户口碑的游戏公司。
Q:最后,对于老东家完美集团,您有什么想说的?
李青:我希望完美世界越来越好,越来越强大。祖龙娱乐的核心价值观,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感恩,我们也希望祖龙娱乐给完美未来的发展贡献更多的力量让它发展得更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关闭
关闭